鹿泉十方院

呂祖命功百字歌

发表时间:2019-06-30 16:51

呂祖命功百字歌
養氣忘言守,降心為不為。
動靜知宗祖,無事更尋誰。
真常須應物,應物要不迷。
不迷性自住,性住氣自回。
氣回丹自結,壺中配坎離。
陰陽生反複,普化一聲雷。
白雲朝頂上,甘露灑須彌。
自飲長生酒,逍遙誰得知。
坐聽無弦曲,明通造化機。
都來二十句,端的上天梯。


明·張三豐釋:
養炁忘言守
凡修行者先須養炁;養炁之法,在乎忘言守一。忘言則炁不散;守一則神不出。
降心為不為
凡人之心,動蕩不已。修行人,心欲入靜,貴乎制伏兩眼。眼者心之門戶,須要垂簾塞兌。一切事體,以心為劍。想世事無益于我,火烈頓除,莫去貪著。
動靜知宗祖,無事更尋誰。
動靜者,一陰一陽也。宗祖者,生身之處也。修行人,當知父母未生之前,即玄牝也。一身上下,乾坤八封五行四象聚會之處,乃天地未判之先,一點靈光而成,即太極也。心之下,腎之上,仿佛之內,念頭無息,所起之處,即是宗祖。所謂動靜者,調和真炁,安理真元也。
若能養炁忘言守,降伏身心,神歸炁穴,意注規中,混融一炁。如雞抱卵,如龍養珠,念茲在茲,須臾不離。
真常須應物,應物要不迷。
此道乃真常之道,以應事易淤昏迷,故接物不可迷于塵事。若不應接,則空寂虛無。須要來則應之,事去不留,光明正大,乃是不迷,真性清靜,元神凝結。
不迷性自住,性住炁自回。
凡人性烈如火,喜怒哀樂,愛惡欲憎,變態無常;但有觸動。便生妄想,難以靜性。必要有真微忿則火降;真寡欲則火升。身不動名曰煉精,煉精則虎嘯,元神凝固;心不動名曰煉炁,煉炁則龍吟,元炁存守;念不動名曰煉神,煉神則二炁交。三元混,元炁自回矣。三元者精炁神也,二炁者陰陽也。
炁回丹自結,壺中配坎離。
修行人,性不迷塵事,則炁自回。將見二炁升降于中宮,陰陽配合于丹鼎。忽覺腎中一縷熱炁,上衝心府,情來歸性,如夫婦配合,如癡如醉;二炁氤氲。結成丹質,而炁穴中水火相交,循環不已,則神馭炁,炁留形,不必雜本自長生,
陰陽生反覆,普化一聲雷。
忽然一點靈光,如黍米之大,即藥生消息也。赫然光透,兩腎如湯煎,膀胱如火炙,腹中如烈風之吼,腹內如震雷之聲,即複卦天根現也。天根現.即固心王,以神助之,則其炁如火,逼金上行,穿過尾闾,輕輕送,默默舉:一團和炁,如雷之震,上升泥丸,周身踴躍,即天風炁卦也。由月窟,至印堂,眉中漏出元光,即太極動而生陰,化成神水甘露。
白雲朝頂上,甘露灑須彌。
到此地位,藥即得矣。二炁結刀圭,關竅開通;火降水升,一炁周流。從太極中動天根,過玄谷關,升二十四椎骨節,至天谷關。月窟陰生,香甜美味,降下重樓,無休無息,名曰“甘露灑須彌”。
自飲長生酒,逍遙誰得知。
養炁到此,骨節已開,神水不住,上下周流,往來不息,時時吞咽,謂之長生酒。
坐聽無弦曲,明通造化機。
工夫到此,耳聽仙樂之音,又有鍾鼓之韻。五炁朝元,三花聚頂,如晚鴉來棲之狀。心田開朗,智慧自生,明通三教經書。默悟前生根本,豫知未來休咎。大地山河如在掌中,目視萬裏,已得六通之妙,此乃實有也。吾行實到此際,若有虛言以誤後學,天必誅之。遇之不行,罪過天譴。非與師遇,此事難知。
都來二十句,端的上天梯。
自“養炁忘言”至此二十句,皆是呂祖真正口訣。工夫無半點虛僞,乃修行上天之階梯。得悟此訣與注者,可急行之,勿妄漏泄,勿示匪人,以迫天譴。珍重奉行,克登天阙。

呂仙翁性功百子碑

本性好清靜,保養心猿定。
酒又何曾飲,色欲己罷盡。
財又我不貪,氣又我不競。
見者如不見,聽者如不聽。
莫管他人非,只尋自己病。
官中不系名,私下憑信行。
遇有不輕狂,如無守本分。
不在人彀中,免卻心頭悶。
和光且同塵,但把俗情混。
因甚不爭名,曾共高人論。


文章分类: 道教养生
分享到: